雙面情敵 第六章 故人風雨 PART 6. 激情雙面情敵 第六章 故人風雨 PART 6. 激情 夏天其實心理甜甜的, 這畢竟是他們之間第一次這麼親密, 可是她決定要捉弄一下阿將, 多少報復一下這一個多月來的折磨, 夏天故意跑到浴室門口, 裝模作樣一番.. 夏天: 阿將, 你怎麼了? 我可以進去嗎?阿將: 你要幹嘛? 夏天: 洗澡啊, 你剛剛不是問我要不要一起洗? (夏天掩嘴偷笑)阿將: 夏天, 你…冷靜一點喔 (阿將不時的往門外看) 夏天: 我要進去了…(手握門把, 心想, 今天你遜了吼, 不過夏天真的開了門…有時, “慾望”這結婚西裝種東西是潛在而無法忽視或解釋的) (阿將很匆忙的把身上隨便擦乾圍著浴巾, 背對著夏天) 夏天: 厚, 你怎麼沖冷水, 不怕感冒嗎? (女人!) 趕快把頭髮吹一吹好不好, 來, 我幫你..(夏天拿起吹風機在阿將頭上吹了起來, 阿將依舊背對著她想推也推不了, 夏天吹著吹著, 突然… 看到阿將背上的咬痕和手指抓痕, 心頭一緊, 關了吹風機, 夏天臉色變了…) 阿將: 你怎麼了? 怎麼不出聲了?夏天比對了一下, 發現這個咬阿將的女生未免太高了, 看齒痕也確定是女的沒錯, 她故意問阿將: 你騎機車對不對? 阿將: 對啊夏天: 你的機結婚車載過人嗎? 阿將: 轉過頭來, 你幹嘛? 發什麼神經啊?夏天按著抓痕和齒痕也咬了阿將一下, 然後出了浴室 阿將驚叫了一聲, 同時也突然想起來了昨晚發生的事情, 知道夏天看到了什麼, 馬上追了出去, 夏天坐在床上躬起腳, 把頭擱在腿上, 雙手環抱著雙腳, 臉色很沉 阿將: 夏天, 妳不要胡思亂想好不好夏天: 本來DK告訴我你成功進去臥底的原因我還不相信, 如果你不承認用機車載過那個女人, 那就是在床上囉 (面無表情) 阿將: (神情嚴肅了起來…) 我不想否認什麼, 我說過了, 那是工作, (坐在床沿, 低頭)夏天: (呼吸重西裝了起來, 抿嘴, 用手擋去半個臉想掩飾自己的難過) 我以為我不會在乎的, 我以為那是DK誇張的說法, 我以為那只是工作, (頓了一會兒) 你為什麼不否認? 為什麼不哄哄我? 你知道我會相信你的..(低頭哭了起來, 此時隔壁的方威聽到了夏天的吼聲, 有點擔心, 過來敲了敲房門提醒他們, 夏天摀住了嘴卻忍不住眼淚) 阿將: 好了, (拍拍夏天的背) 別這樣, 我的工作就要開始進入狀況了, 有些事情, 我只能且戰且走, 不敢說會發生什麼事, 也不敢跟妳保證什麼, 你這樣…我怎麼放心? 夏天: 那我呢? 我就能放心嗎? (此時方威見襯衫他們的爭吵快要失控又不想打斷他們講清楚的唯一機會, 步出了房門準備四處看一看, 順便把風) (阿將翻出了衣服口袋裡的煙, 想點燃, 卻被夏天一把推掉)夏天: 你什麼時候學會抽煙的? 阿將: 泰國老闆的, 想事情的時候, 沒辦法睡的時候, 心煩的時候, 緊張的時候…. 想妳的時候....(阿將的聲音越發的沉)夏天: 阿將, (擔心的看著阿將) 你確定你回來的時候, 我還能認得你嗎? 阿將: 除了我的心不變, 其他的我都沒辦法保證, 夏天, 我不想騙你.夏天: 好, 那你告訴我, 你跟那個白令雨上床的時候, 你會想到我嗎? 阿將: 訂做禮服夏天, 我...沒...有... (阿將一個字一個字的說著), 妳太激動了! 夏天: 是嗎? 今天你抽煙, 我怎麼知道明天你會不會吸毒, 今天你說沒有, 我怎麼知道你明天不會? 阿將, 我是不是不該來? 我的心理只有你, 你的心理卻只有工作, 這樣對我公平嗎? 來, 把煙給我 (搶過阿將的衣服, 發現裡面居然有一打制式90, 夏天極其吃驚) 阿將: 你幹嘛啦.. (出手去搶)夏天: 你隨身帶槍? 阿將, 不是說只是搜集資料? 阿將: 那不是, 那是因為昨天被放暗槍…唉 妳不知道啦, 這個你不要知道比較好夏天: 阿將, 你還有什麼不能跟我說的濾桶? 你還沒開始進去就被放槍了? 以後呢? (夏天呼吸變的急促, 伴著喘氣, 悶著頭哭著) 阿將: 工作的部份妳不要管好不好?夏天: (掩住口鼻呼吸越來越急) 要我不要管, 你只會叫我不要管? 我做的到嗎? 我跟本做不到! (阿將轉身過去安慰夏天) 你只要相信我的心不會變, 其他的, 我答應我一定會很小心, 夏天, 不要哭了… 剛剛還笑的很開心的, 我最喜歡看妳笑了…(試著拍拍夏天好安撫她, 可是夏天好像呼吸過於急促有氣喘的現像) 夏天, 你怎麼了? 夏天似乎是”過度換氣”引起的呼吸急促看來就像氣喘發作一樣, 阿將急著酒店經紀找紙袋讓夏天用力呼吸, 折騰了一會兒, 夏天呼吸漸趨平緩, 但情緒仍然激動, 手腳依舊在抖著, 阿將抱住她想讓她平靜下來, 夏天似乎用盡了力氣抓住阿將, 然後放聲的大哭… 夏天: 跟我回去, 跟我回去, 你不回去我也不走了… (阿將把夏天壓制在床上, 溫柔的親吻她,嘗試讓她安靜下來阿將: 夏天, 聽話, 我對不起妳, 是我對不起妳… 而夏天始終緊環著阿將不肯放手… 這個夜好不平靜, 從重逢, 甜蜜的回味過往, 到認清顯然超過夏天所能負荷的事實, 阿將能做的就只有在這一刻, 用他全部的力氣來愛夏天, 明天呢? 方酒店工作威在屋外一邊到處看, 一邊想著屋裡的情況, 不知道這趟來的對不對, 夏天這麼烈的性子, 阿將奈不奈何的了她, 到了大半夜, 方威想進屋裡, 正好碰到阿將出來, 兩兄弟在屋外坐著說話. 方威: 夏天呢?阿將: 睡著了, 我害慘她了, 方威, 怎麼辦? (阿將點起煙, 被方威撥掉) 方威: 你幹嘛, 懺悔啊? 阿將: 你怎麼會帶她來的, 現在怎麼辦, 我對不起她, 明天早上我要怎麼離開 方威: (臉色一沉)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就好, 夏天對你太死心蹋地, 反而我不擔心.阿將: 這樣講不公平, 她是個女孩子, 我太衝動了. 方威: 你認酒店打工定她嗎? 阿將: 當然, 除非…除非我回不去 方威: 那簡單, 你給我拼了命的活著, 好好的回來, 那就什麼事都沒有了, 否則的話, 你躲到天涯海角, 我也會把你捉出來, 我說到做到. 方威搭著阿將的肩膀, 嘴硬心軟, 就是要他活著回來, 不能辜負夏天, 阿將知道兄弟的心意, 這時候的他還真需要一個肩膀可以依靠一會兒. 這麼深的夜裡, 兩個大男人連呼吸都很清晰, 那外面的風吹草動呢?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酒店兼職YAHOO!

創作者介紹

Charlie

jy39jyaro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