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地尼亞提·阿克木工作的情形
  天山網訊(通訊員劉維攝影報道) 買地尼亞提·阿克木是新疆烏恰縣膘爾托闊依鄉供電所的一名抄表員,她時常背著一副木梯子在帕米爾高原過灘涉水翻山越嶺,一個人挑起600戶農牧民家庭電錶抄表的擔子,這個身穿工作服、頭戴安全帽、扛著梯子抄表的維吾爾族女子在這裡一干就是16年。
  16年裡,梯子換了6把,鞋子穿破了無數雙,她臉上的笑容卻始終不變;16年間,她負責的台區從未發生估抄、漏抄、錯抄現象;她說,也許自己生來就是屬於這片高原的那一汩汩電流,要為柯爾克孜族百姓們送去光明。
  11月9日,買地尼亞提·阿克木告訴筆者,剛到膘爾托闊依鄉供電所工作時,看到電桿電錶距離地面足有3、4米,身高只有1.49米的她傻了眼,別的電工都是用專用工具套在腿上攀爬登桿,她就是學不會,於是,每次外出抄表,別人只帶一個簡單的工具箱,而她背後則多了一副梯子。
  每個月,買地尼亞提·阿克木必須要把所負責的台區居民家的電錶抄一遍,全部走一趟的總行程是90公里,同時還要負責轄區居民的用電暢通,保證轄區哪裡斷電就及時出現在哪裡以最快時間搶修通電。從電錶計讀數開始學習抄表,她用了三天徹底熟悉,可偌大的台區,由於抄表員人數有限,買地尼亞提·阿克木出門抄表只能憑自己找路。
  “人說女人方向感比較差這一點也不假,每次出門所長都再三交代我不要迷路,可我總是明明進了塔爾尕拉克村卻不知道怎麼就走到了薩孜村。”說起認路,買地尼亞提·阿克木哈哈大笑起來。
  鄉村的道路每一條岔口都極其相似,走錯一個路口就找不到出去的路是常有的事,一天下來,路走了不少,表數抄回來的卻不多。總結教訓,每次抄表邊走邊記下周圍的環境,用戶電錶對不上,她就用維文、柯文、漢文三種文字在用戶抄表卡片上進行標註,短時間內想熟悉全部用戶不是件易事,白天一個一個電桿地挪,一戶一戶地認門抄表,餓了啃一口乾饢,渴了喝一口自帶的涼白開,晚上回到宿舍,重達20公斤、長3米的梯子壓得她肩膀酸痛難耐,別人都睡了,她卻忍著疼計算電量和電價。三個月後,同事們對她的進步紛紛豎起大拇指,而這個背著梯子走在鄉間小路上的維吾爾族女抄表員,也成為膘爾托闊依鄉一道別樣的風景。
  買地尼亞提·阿克木粗略算了一下,幾年下來,她抄表的來回行程已達3萬公里。夏天可以騎摩托車,冬天怕車熄火打滑就騎馬,而與夏季作業相比,冬季的危險性更大,冬季要面對沒過膝蓋的茫茫大雪,走路都十分困難。
  2012年,鄉供電所SG186營銷系統上線運行時正值冬季,而當時,買地尼亞提·阿克木高燒不止,她這一病倒,人員就少的供電所拉不開栓,所長阿卜都吉力力·吐爾遜著急上火,買地尼亞提·阿克木卻悄悄背上工具箱和梯子走了。她說:“如果我沒有到電桿跟前抄表,雪上沒有留下我的腳印,用戶看到這種情況,沒人會按時交納電費。”
  每年3月,牧民們趕著羊群進山放羊,到了9月草黃羊肥時才回到居住地,賣羊是很多當地牧民的主要經濟收入來源,所以在核對每一戶電費時,買地尼亞提·阿克木都要讓他們知道自己用了多少電,錢花到了什麼地方。相處時間久了,大家都只認她,而為了保障SG186營銷系統順利運行,她三個月沒有回過一次家。
  在膘爾托闊依鄉,提起買地尼亞提·阿克木,人們說得最多的是誰的家裡沒有交電費她墊交了、誰家有病人她常去送飯,大家也都喜歡叫她攀梯抄表的“喬麗盼”,“喬麗盼”維吾爾語意為明星之意。如今已經47歲的買地尼亞提·阿克木,烏髮中佈滿了銀爽因患有皮膚病,影響了婚姻,2次婚姻失敗的她至今仍孑然一身,而她硬是憑著不懈的毅力,獲得了百姓的認可。近年來,買地尼亞提·阿克木多次被評為新疆電力公司、疆南電力公司優秀共產黨員、先進生產者、三八紅旗手、民族團結先進個人。
  買地尼亞提·阿克木說,最幸福的時候是在抄表途中累了坐下來休息的時候,看著眼前的高原美景,內心的守護之情油然而生。她說:“這就是幸福的感覺。”  (原標題:維族女抄表員16年背著梯子行走在帕米爾高原)
創作者介紹

Charlie

jy39jyaro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